天发国际-高校设立螺蛳粉、小龙虾等网红专业,大学生就业不再难?

高校设立螺蛳粉、小龙虾等网红专业,大学生就业不再难?

  俞杨  中国新闻周刊

  专业总是与市场脱节

  为了一碗螺蛳粉,有高职院校专门成立相关专业并正式招生,被指“兴师动众”不值得。

  不过,毕业生就业难大众已司空见惯,“网红”专业毕业生不愁就业倒是真的。去年夏天,“小龙虾学院”第一届毕业生薪水高达6000至12000元,据悉这批学生早在毕业之前就被预定一空。

  根据区域需求开发专业,培养学生又反哺当地建设,网红专业的出现虽引发争议但态势不减。实际上,这样的专业占比还很小,专业与市场脱节等问题,不止本科,高职教育同样面临。

  “误人子弟”

  一碗螺蛳粉,揭牌一所学院。5月底,国内首家螺蛳粉产业学院,在柳州职业技术学院成立,今年正式招生,计划人数为500人。

  嗦粉酸爽,吃货畅享,那么火锅学院、奶茶学院、烤冷面学院,是不是也可以安排上了?目前还不好说,但蒸菜、小龙虾学院已经有了。

  2019年,中国(天门)蒸菜学院挂牌仪式在天门职业学院举行。2017年,江汉艺术职业学院成立潜江龙虾学院,红极一时。

  除了美食,高职特色专业还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。2014年,重庆能源职业学院与某电梯公司共同创办了电梯学院。国内首个垃圾分类教育学校已经成立,日后高职专业或许也会涉及。

  然而,潜江龙虾学院成立之初一炮而红,也遭到了批判,认为专业的设置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,是有科学性的,不能够误人子弟。

  校方则认为,他们开设的并不是“龙虾专业”,而是专业目录上的餐饮管理、烹调工艺与营养、市场营销专业,只是将烹饪小龙虾作为重点。

  螺蛳粉学院也是如此。据校方介绍,该专业拟开设绿色食品生产与检测、食品检测技术、设备维修和管理等7个方向的特色专业,培养一批螺蛳粉产业技术技能复合应用型人才。

  培养熟练技术工人,职业教育的目的并不在此,北京交通运输学院校长马伯夷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了两点根本不同。

  其一,职业教育更加注重学生今后在岗的胜任能力和继续发展的能力,也就是说他要有继续学习的能力,要有在岗位上深度提升的潜质。

  其二,职业教育要求和企业充分对接,那么在教学过程中就要渗透企业文化,同时要教会学生做人做事,职业教育的首要任务是立德树人。

  贴近市场

  市场需要什么,区域优势是什么,一些高职特色专业就会针对什么。

  2019年,螺蛳粉稳居电商平台地方特色小吃销量头把交椅,销售额突破60亿元。同时,螺蛳粉在过去一年里为柳州创造了70亿+产值。

  柳州的螺蛳养殖也已成为亿元产业。2020年,柳州将新增螺蛳养殖2万亩,增加酸笋、酸豆角等辅料生产线的建设,打造螺蛳粉生产全产业链。

  蒸菜人们或许还不熟悉,获得全国首个“中国蒸菜之乡”的,就是天门。蒸法也逐渐发展成粉蒸、清蒸、炮蒸、扣蒸、包蒸、酿蒸、花样造型蒸、封蒸、干蒸“九蒸”技法,品种达3000多个。

  职业教育与区域产业发展紧密相连,形成了服务于国民经济“全口径”的特性。2018年,我国中高职设置的19大类1000多个专业,已经覆盖了国民经济的所有产业和行业。2019年,全国31个省333个市2846县职业教育和培训全覆盖。

  职业教育下沉到三四线城市,提高了县城和农村青年的入学机会,同时反哺本地建设。

 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员姜大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近年来,我国生产、管理和服务一线从业人员的70%,都来自职业院校。80%的职业院校毕业生都在中小微企业就业,中小微企业是地方经济的有力支撑。

  马伯夷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,就近就业最大的优势,是就业成本低。北京虽然不少岗位急需技术人才,但北京的生活成本、非北京籍学生的城市融入,这两个条件确实需要职校生做出抉择。

  马伯夷认为,人首先要考虑自身的就业环境,最理想的状态是在哪儿工作就在哪儿生活,工作收入和生活支出应该是成比例的。在三四线城市,实际上也可以找到孩子们很好的发展空间。

  当前,我国建成的职业教育体系,培养规模为世界最大。《2018年就业蓝皮书》显示,2017年高职高专的就业率首次超过了本科。

  难破瓶颈

  事实上,像螺蛳粉、小龙虾这样的网红专业,在职教体系中的占比还很低。

  与服务业技能人才培养相比,高成本的工业技能人才培养才是职业教育的重点。数据显示,2018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排前三位的专业,分别是高压输配电线路施工运行与维护、电气化铁道技术和电力系统自动化技术。

  职业教育直接对标就业,但不意味着专业与市场脱节的弊病就不存在。马伯夷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,当前高职教育最需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。

  马伯夷解释,我们现在的专业设置不是来自于企业真正的需求,或者说不是针对企业的需求来设定专业,而是依据我们的专业目录。

  现在,教育部已经开始对专业的设置给予学校自主权,即在培养学生的时候要有它的指向性,专业一定要和这个领域的领军企业去开展合作,或者是和这个领域需求量比较大的企业开展合作。

  合作的中心目的,是在培养人的时候真的按照岗位需求去打造课程。不过,马伯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目前最大的难题,是岗位的需求如何转换成课程体系。教师应该对企业有着深度了解,企业人员也要深度地参与到教学过程当中去,这才能真正解决专业和市场脱节的问题。

  姜大源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,职业教育具有重大的社会功能,一是保底,职业教育要保障最基础的民生就业问题;二是冲顶,把高精尖的技术转化到国家最急需的产业如芯片的生产中去。

  高级技术人才短缺的问题,职业教育同样突出。2018年,中国技能劳动者约1.7亿人,高技能人才只有0.5亿人,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6.2%。

  马伯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,其实高级技术人才不用怕短缺,关键是除了给予这些人才足够的荣誉之外,更要给予足够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。

  马伯夷认为,这是全社会认知度的问题,如果全社会认识到了,或者说从政府开始先认识到这个导向问题的话,这事儿就好解决。

 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常福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